现代扭曲的城市

2015年,一座弯塔的大胆设想在纽约东 57 街 252 号举行的玻璃性能日会议上向观众展出。那时候,建筑构造刚刚起步,没人能确定这样新颖的理念能否实现。但它的确实现了——并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了美的标志。下面就是这个弯曲的建筑背后的故事。

在过去几年中,曲面玻璃的需求激增,设计师和建筑师需要更多特定的玻璃来实现他们的设计创意。这并不惊奇。在建筑史上,设计师们第一次感到他们能够将自己“弯曲”的设计梦想变为现实。

曲面玻璃可以让任何建筑都变得非凡。对于摩天大楼来说尤其如此。高耸入云的曲面玻璃大楼能够反射出所有的动态景象,天空中闪烁的宝石,云朵和阳光下的城市。

Curved glass Aalto 57, 252 East 57th Street

Aalto 57, 252 East 57th Street, 照片: Paul Öhrnberg

玻璃花瓶

如果你在现代纽约的街道行走,一定会注意到曲面玻璃建筑。近来,卓越的弯曲结构加入了曼哈顿东端富翁街——第 57 街的延伸区,这里因其昂贵的住宅高楼而闻名于世。

位于东 57 街 252 号的新塔楼由 SOM 建筑事务所的罗杰•达菲(Roger Duffy)设计而成,虽然半年前才开门,但是已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一条大部分建筑都高达 300 米的街道上,Duffy 所设计的 65 层建筑可能相对矮小,仅有 217 米高。但是,在令人震惊这一点上它并不落后——以及价格。

弯曲的窗户,定价的传奇

在定价方面,一间两居室公寓每月的租金大约为 7500 美元,或 6100 欧元。购买一套顶层公寓需要花费 3700 万美元。尽管如此,80% 的房间已经被售出或租赁。

业主定价如此高昂的原因之一就是它出众的曲面窗户——观赏城市壮观风景的绝佳之选。这座并不那么高大的大楼可以同时俯瞰东河和中央公园。优雅弯曲的落地式窗户,可以提供令人窒息的观景角度,迅速成为大楼最强的卖点。

Curved glass Aalto 57, 252 E 57 Street Interior

Aalto 57, 252 E 57 Street, interior. 照片: Paul Öhrnberg

灵感源于芬兰人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的设计

塔楼下面部分——拥有 169 个出租单元——被命名为Aalto57。这是向著名芬兰设计师阿尔瓦•阿尔托的一种风趣的致敬。罗杰•达菲的灵感源自于标志性的阿尔托花瓶上平滑的曲线,它是设计师 1937 年为赫尔辛基的萨瓦餐厅所制造的一种大型透明玻璃花瓶。

征服曲面结构的挑战

SOM 建筑事务所是国际顶尖的摩天大楼设计所。该公司设计了众多全球知名的最高建筑。其中包括创纪录高度的阿联酋哈利法塔(830 米),正是这家公司的代表作。

尽管阿尔托大楼并非以高度闻名,但对于罗杰•达菲而言仍然是一个独特而充满挑战的项目。根据他的描述,最大的挑战就是征服难以驾驭的曲面玻璃,而这也正是让这幢大楼与众不同的地方。

Roger Duffy, SOM Arcitects

Roger Duffy, SOM Arcitects. 照片: Paul Öhrnberg

高效玻璃折弯的新技术

阿尔托花瓶由统一吹制而成的玻璃制作,但是建筑的外墙是由数千块内夹隔热层的双层玻璃拼接而成。要将这些层都加入到弯曲的玻璃中,同时还要保持玻璃完美的质量,是弯曲的难点所在。

幸运的是,玻璃弯曲的尖端技术终于实现了。就在最近,高效而廉价的解决方案已经出现,用来替代以往高昂且困难的方法。这引发了曲面玻璃在高楼大厦上的应用。

在东 57 街 252 号的案例中,一家意大利玻璃制造商使用了最新的格拉斯通玻璃制造技术让罗杰•达菲受芬兰设计师启发而完成的设计变为现实。

弯曲成新的形状和创意

定制的曲面玻璃为建筑师提供了新的设计选择和潜在应用的巨大财富。与标准平面玻璃相比 ,它的应用仍然较少。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它的使用将越来越广泛,并且随着价格的下降可以带来更多的设计可能。

无论室内室外——幕墙、螺旋梯、天窗、电梯、桥梁、护墙以及大量其他应用——玻璃的未来一定是属于扭曲的。

阅读更多关于曲面玻璃在设计中的应用:

  1. 玻璃的弯曲和回火——在弯曲的世界里,平面思维不再适用
  2. 热曲面玻璃的应用。案例:纽约东 57 街 252 号
  3. 曲面玻璃:玻璃建筑的阻碍还是机遇?

想了解更多?

注册 Glastory 快讯

分享这个故事

作者简介

Juha Karisola

Over 20 years of experience in finding solutions for glass processors in automotive, architectural and appliance sectors. Main expertise in tempering and in glass bending applications. Currently heading Glaston's Business Unit for laminating, bending & tempering technolog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