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以及为什么自动化平板玻璃钢化过程

最近,我们听到很多关于自动化、物联网和数字化的信息。这些术语是什么意思?它们与玻璃钢化业务有什么关系?

自动化玻璃钢化生产线的目的不是仅仅为了技术而增加该工艺的技术。相反,它是为了消除非增值工作和行动。

在本博客中,我想介绍一下将现在的钢化过程转变成全自动化过程所需要的步骤。此外,在完全自动化钢化玻璃过程之前,我们必须先解决某些技术问题。

 汽车与钢化生产线的相似之处

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将我们的案例与特斯拉轿车进行比较,以帮助展示我们在实现全自动汽车道路上所处的未知。自动驾驶汽车尚未变成现实,但正在顺利进行。汽车已拥有自动泊车、自适应巡航控制等先进功能。

当然,轿车与玻璃钢化过程的驱动因素非常不同。我们业务中常见的驱动因素包括增加生产、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提高成本效率以及优化整个工厂的运营。

实现完全自动化的五个步骤

一个五步模型可以用来说明汽车行业的自动化水平,一级是零自动化,五级是全自动化的自动驾驶汽车,各个方面都完全自动化。一级提供一定的驾驶辅助。下一级提供更多的驾驶辅助。最近,我们看到许多辅助功能,如自动泊车。但迈出下一步总是需要一定的创新。

玻璃钢化过程中的操作员与汽车行业的驾驶员相对应。当我们沿着相同的自动化模型移动时,操作员会得到更多帮助。第一个新测量设备允许操作员了解钢化过程中出现的情况。在过去的三四年中,新的创新成果为帮助操作员更好地运行钢化过程提供了选择。因此,即使在钢化行业,我们也在逐步前进。例如,格拉斯通已推出 Assistant Pro 和 Reporting Pro,以帮助操作员更好地利用钢化过程中的信息。

当我们进入下一个已经成为现实的阶段时,我们可以与 ERP 系统集成以获取正在加工的玻璃种类信息。如果玻璃混合物相对稳定,那么只需根据 ERP 反馈选择一个配方就可以自动化钢化过程。尽管如此,当今世界的复杂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我们需要进一步发展这些技术,然后才能完全自动化任何玻璃的钢化过程,而不只是最基本的玻璃钢化过程。

Automating flat glass tempering line_GPD2017

每条生产线都支持研发

Elon Musk 指出,每一辆特斯拉汽车都是一条研发线,有利于进一步的工艺开发,就像我们的每一个钢化炉都是玻璃行业的研发线一样。这意味着,不仅格拉司通的研发团队在改进工艺开发方面发挥作用,而且我们的每条生产线都相互连接以共享重要数据。整个格拉司通生态系统一起发挥作用,通过使用收集的数据创建自学机制,以更接近完全自动化。

现在,有关机器状态和生产效率的实时报告已成为可能,所以有更多的数据可用于管理生产。

但在我们达到下一水平之前仍然存在一些障碍。测量设备的成本效益、可靠性和可重复性对自动化而言至关重要。因此,我们需要进一步创新,以凭借绝对完美的测量设备进入下一步。

格拉司通的战略是使用我们整个安装基础的数据来自动化钢化过程,并改进钢化生产线的运行方式。随着钢化流程变得更加自动化,操作员的角色也将发生变化,届时操作员将能够专注于数据、优化过程价值并为玻璃加工业务增加更多价值。

准备好了吗?

建筑行业的数字化正在迅速推进。预计玻璃和其他材料的采购将在未来五年内实现数字化。想想这对玻璃加工厂来说意味着什么 – 您的定价系统和规划系统都要为数字采购的开源技术做好准备。

您的整个业务逻辑、业务运营方式,甚至是您所销售的业务可能会发生变化。您可能要开始问自己,是否已为将要发生的变化做好准备。

自动化工具即将推出,这将有助于您准确评估玻璃质量。您的客户是否已准备好购买接近于零的各向异性玻璃?您将如何定价?

即将发生的事情还包括您将能够密切关注每小时的利润。仅更改单个参数(如能耗)是如何影响您的利润的?

自动化正在发生。您为此采取了怎样的措施?这会对您的业务产生什么影响?

下载演示文稿:

Automating flat glass tempering line by Miika Äppelqvist

或者观看 GPD Finland 于 2017 年 6 月在芬兰坦佩雷展示的演示视频:

想了解更多?

注册 Glastory 快讯

分享这个故事

作者简介

Miika Äppelqvist

Encourages transparent solutions in buildings and ways of working. Seven years of experience from being a glass-man in product management, sales and projects with a focus on glass heat treatment. Believes helping is the best marketing any company can do. Father of two toddlers and a wannabe sportsman with an internal love of ice hockey.